公益水滴,向善而生

?

公益水滴,向善而生

“他們曾是你身邊的普通人,疾病讓他們變得不普通。”兩年前水滴籌推出的第一支公益宣傳片開頭這樣說道。

出品/新摘商業評論

撰文/柴魚

那個片子里,有想用筆描繪更廣闊世界卻患有T淋巴癌母細胞四期的21歲青年王永豪,也有患有白血病的8歲女孩許嘉文,而她最大的愿望是有朝一日媽媽能給她編頭發。但這些還不是最揪心的,片子里所標注的“以水滴籌免費大病籌款用戶真實故事改編”才最讓人難過,就像韓國關于人性的電影,人人都恐懼看到真實故事改編字眼一樣。因為真實所以存在,因為存在所以想要改變,因為改變所以想要世界變得更好。一個人的價值不止在于擁有的金錢,而是幫助過多少人,而一家企業的價值也不止在于營收是多少,而是為這個社會甚至世界做出了多少貢獻與改變。近些年不少互聯網公司都在提倡科技向善,想要用科技來創造更多的社會價值。IBM說人才是科技的尺度,其價值觀與責任決定了科技的未來,騰訊也開始用科技向善去擁抱互聯網的下半場。對于以“病前保障+病后救助”為商業模式的互聯網健康保險排頭兵水滴公司來說,商業向善也正在影響變革整個保險與公益行業。

一、公益不簡單,不簡單也要做

過去幾年互聯網公益一度是有別于共享經濟的風口,互聯網的發展讓公益變得年輕和鮮活。

民政部數據顯示,互聯網募捐場景正在越來越多元化,一些平臺推出了行走捐、積分捐、消費捐、閱讀捐、企業配捐、虛擬游戲捐等創新方式,受到公眾的歡迎。根據分析,80后、90后如今成為互聯網募捐的主流,00后也開始參與互聯網公益。

公益從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但是不簡單也要去做,而互助與大病籌款的發展,就是互聯網公益往前走的直接體現。

不可否認,網絡大病籌款與互助的出現有其必然性。一方面它們讓需要緊急救助的求助者們擁有了一個求助渠道,降低了求助者獲得幫助的難度,并提高救助的及時性,而從另一方面來看,它們解放了社會大眾的善意,提高了人人公益的程度。

去年中國慈善聯合會通過新一批會員申請,水滴籌、水滴公益位列其中,正式成為中國慈善聯合會會員單位。聯合會介紹,水滴籌、水滴公益用互聯網技術,讓困難大病家庭或患者有一個籌款通道,未來,需要這種技術對整個行業帶來突破和創新。

王娜4歲的小女兒嘉慧患上了白血病,進行治療需要至少60萬的費用,后來王娜看到山東教育衛視的大型公益互動幫扶欄目《益呼百應》,找到了欄目組,各方努力下,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幫這家人在水滴公益平臺發起籌款。最終,1,5828次的愛心幫助,為小嘉慧帶來31萬余元治療款,成功進行了移植手術。

《我不是藥神》里因昂貴藥物負擔不起而無能為力等待生命流逝的人,也是生活的另一面,重大疾病的治療費一般在20-50萬之間,重疾所需的藥物大部分都是自費,醫保無法報銷,這些都在加重整個家庭的經濟負擔,摧垮人的心智。

國家癌癥中心曾發布的數據顯示,我國平均每天有一萬人得癌癥,每分鐘有7個人,一生中大病率在20%以上。而在艾瑞咨詢發布的《健康保障行業研究報告》里,截止2017年,中國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家庭高達388.2戶,并且這個數字還在不斷增加。

人們需要公益,也需要更好的醫療保障,根據官方數據,截至10月底,水滴互助已經有7302位會員獲得互助金,累計金額超過10億元。退伍軍人孫先生在妻子懷孕的時候被診斷患有鼻咽癌,在水滴互助獲得的幫助讓他及時得到治療;11歲的恩睿小妹妹患有淋巴細胞白血病,水滴互助的會員們為她均攤的30萬互助金,讓她得以在最佳時機接受移植手術。

對社會來說,互助是社保商保的一種補充,而對于患者而言,是希望與新生。

如同水滴公司的創始人沈鵬上半年所說,能夠讓更多的人民群眾在健康的時候有保障,在得病的時候能夠迅速拿到一半資金,這就是最初創業的初衷。投資人李開復曾經說過:“人工智能時代,人與機器相比,智商上沒有什么優勢的,但人有無法被科技和智能取代的特點,那就是人性。”

二、擁抱變革,保障下沉

水滴與拼多多、趣頭條、快手一起被媒體稱為“下沉市場四大天王”,是其中唯一一家根植于互聯網保險保障業務公司。不過沈鵬不是特別喜歡這個外號,他覺得這個名字并不完全符合水滴的定位,但是水滴在下沉市場的確沉得比較深,一不小心就沉下去了。

往往沉下去之后再往上飄就會停,但是沈鵬覺得下沉市場更需要水滴的業務。

隨著中國逐漸走向老齡化社會,社保基金壓力的加大,大病籌款、網絡互助與互聯網保險如今被外界稱為大病重病的新“三大護法”。而水滴早在2016年就開始深耕布局三個領域,上線水滴互助、水滴籌和水滴保險商城。

一開始水滴互助業務剛成立的時候是奔著一二線城市年輕人去的,第一年的時候都是一些85后、90后、互聯網科技從業者以及金融科技從業者,但現在用戶結構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根據數據可以發現,水滴公司有70%以上的用戶分布在互聯網圈大熱的下沉市場。

這并不是偶然。下沉市場意味著紅利,也代表了“脆弱”——他們曾經是傳統商業保障方式最難以觸達的人群,也是健康保障意識最欠缺的人群。但是這樣的境況與空白,正在被水滴等公司改寫填補。

2018年11月,水滴公司啟動企業社會責任項目“溫情中國責任行”,相繼在山東、四川、湖北、安徽、江西成功落地,在當地開通大病求助熱線,幫助困難大病患者發起求助,防止因病致貧、因病返貧。

2019年9月,水滴互助正式啟動“病友互助計劃”,這不僅是網絡互助行業首例面向輕疾帶病人群的綜合型抗癌互助計劃,而且是健康保障領域首例不限輕疾病種的健康保障產品,可以覆蓋到更多的輕疾帶病人群。對商業保險意識欠缺的下沉市場用戶來說,這無疑又是個好消息。

水滴互助還將線上的“經濟上共御風險”,延伸到線下的“精神上抱團取暖”,大大激發了會員的自發性。如今,水滴互助在全國范圍內成立了30個城市互助社,已經吸引了2400多名會員代表,成為行業不可忽視的力量。

在提供健康保障之外,水滴在諸多領域都有動作。

比如,教育助學——水滴公益發起了“溫情巴蜀?閃閃紅星”水滴鄉村童書館捐贈、收集困難兒童的“心愿清單”等項目。

又比如,消費扶貧。

2017年1月,水滴籌的籌款顧問團隊在與求助者溝通中發現求助者大多來自農村,求助者家里種植的優質農產品常常因為缺乏有效的銷售渠道而賣不出去。為此,水滴公司推出精準扶貧電商平臺——水滴集市,依托水滴平臺進行銷售,為貧困家庭進行電商幫扶。

上線以來,水滴集市為貧困縣農民售賣小米、蜂蜜、山藥、土豆、柿餅、枸杞等各類土特產品,數千個貧困家庭受惠于水滴集市的助農電商項目。

三、暖心商業

對于水滴而言,它的更多意義不只在于互聯網,而是在于水滴互助、水滴保險商城、水滴籌和水滴公益共同支撐的暖心服務模式。

水滴的暖心服務模式是:當用戶未曾罹患大病之前,可以通過水滴互助和水滴保險商城提前購買健康保險保障,但若是沒能未雨綢繆,一旦患大病陷入絕境,依然可以通過水滴籌和水滴公益進行求助。所以,水滴籌和水滴公益可以在線為困難大病患者和群體籌款,高效籌集救命款;買不起高額商業保險的用戶,可以通過水滴互助以低至一年幾十元的分攤,換來一份“大病得30萬互助金”的保障;下沉市場用戶則可以通過互聯網,在水滴保險商城找到一份合適的健康險。

截至2019年9月底,水滴籌為困難大病家庭累計籌款金額突破235億,水滴公益聯手公募基金會為困難群體累計籌集善款近2.8億元,水滴互助金額超過10億元,水滴保險商城單月新增簽單保費超過7.5億元,成為互聯網健康險平臺的領軍者。

如同沈鵬所言:我們希望有一天,全中國的人都能因為水滴公司的努力而變得有保可醫;我們希望有一天,這個世界不再有家庭因為醫療資金短缺而發生悲劇。我們希望有一天,很多人會因為水滴的存在而感到幸福、溫暖。

顯然,這是一段長跑,好在,這個社會雖不缺少苦難,但也從不缺少愛心。

原創文章,作者:產業家,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tnsqh.live/?p=3933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湖北体彩11选五奖结果